属于《八佰》的幕后故事


八月八佰,热血前行。

从拍摄到正式上映,《八佰》剧组可谓“关关难过关关过”。导演管虎心里想了这个故事十年,它终于有机会成型,就要不遗余力、不惜代价。这是一场群戏,真正的主角是一个民族的精神,所以那些可以独当一面的演员都愿意加入,一起走完一段不可想象的历程。

我们采访了导演、制片以及大多数主要演员,他们从各自的角度来聊了聊拍摄前后的故事和体会。采访是借去年上海电影节期间完成的,经历过这一年的变动的冲击,他们的创作显得更为单纯和执着。

管虎 · 导演

我小时候喜欢近代史这一块,好多战役都想拍。四天四夜的四行仓库是其中比较重要的一个,因为它太特殊了,别的仗没有这样打的——它有点直播式,比较适合电影的表现手段。但也仅此而已,就是想想,因为我知道它特别难实施。

想了十年,中间干了好多其他事,真的有一天人家告诉我有这个可能性,有一块地可以建一座城、挖一条河,真成啊?真有啊?那得干。我觉得万事还是个机缘,十年前就算拍了也特别幼稚,少年梦想的那种英雄,现在成熟多了,对社会、对人生的看法也不一样了。

《八佰》这个名字从一开始就定了,而且就是集中在那四天四夜。如果再加上别的前前后后,就是另外一个故事,得拍续集了。它就是一口气,“戛然而止”对我来说特别重要。这个战役注定是一个魔幻的、相对舞台式的表现,根本不可能是一个常规的类型片,就得想怎么把一个时空当中的社会阶层浓缩起来,所以它注定是一个群像。但群像是最不讨巧的事,从剧作上就给你出难题,它的塑造是散点式的,还得让所有人都记住。

难度是什么?在相等的时间段里,别人塑造一个人物,我们要塑造四个,大概是这么个换算。所以故事的前铺后续、中间点都得特别准确,一旦剪掉,这个人就不清不楚了。我们战战兢兢,其实也不知道结果,但你得面对这个挑战。

这个电影不是以故事为先的,而是以人物为先,往前推动戏剧的动力是情绪,而不是故事。所以它没有特别着重什么,就是需要真实。这有点挑战主流观众的观影习惯,但我们也必须有一点点不同。

它会给人一种不同的观影体验,带来的整体节奏也和原来的观影感觉不同:怎么这块那么慢啊?这儿怎么那么激烈啊,心脏受不了。可能会有这些东西,怎么办?你必须得调节,得尊重大多数人。我们做了大量的工作,就为了这个分寸感。

实景地搭在苏州,我天天住那儿,不回家,每天都看着它在变,特别外立面,经过了无数次的改动。曹郁把地板都打通了,外立面墙壁的材质又不行,现在说起来都觉得心累,觉得这么弄下去不可能开机,可最后还不是成了。

焦躁的东西我就自己疏解,不然就疯了、就抑郁了。以往我有脾气就发,但这次不行,完不成只能带来更坏的恶果,让所有人都更紧张。后来即便在拍摄阶段我也每天跑步,回去睡不着就喝威士忌。以前拍电影也碰到过各种问题,但不是这种级别的,都差着行市呢。有时早晨去现场,坐在车上能多待一分钟我就多待一分钟,外面成千上万的人都等着呢,这怎么办那怎么办,你想得再好,一开车门,那些难题全部扑面而来。

不过,对我来说做任何事都是忐忑的,没有可以手到擒来的,你真特有把握的事情,试试就觉得特没劲,它就变成了一个“事”。做一件事情必须有兴趣、乐趣,有新鲜的东西,万事都是经验,但适不适合眼下很难说,还是得信自己,该试就得试。

《八佰》这种大戏,要等天时地利人和,拧不得、逆不得,不能强求。这回拍摄从头到尾从从容容,我们前期的准备做得比较充分,安排得井井有条,该什么点做什么事,这就是工业化。而且老天还帮忙,特别眷顾我们,先拍北岸,风霜雨雪,晴,那就拍完了,再拍南岸,风霜雨雪,给你严丝合缝,这不容易,只能说天上有三十万英灵在保护你。

这个故事有民族情感在里面,是全体中国人共通的情感。每个导演都会有一些自己的母题,对我来说,人性中即便有各种缺憾,它还是闪光的。我的电影基本在片尾上都会给最温暖的东西,虽然前面可能鞭挞、批判色彩比较浓重,但我坚信在人性的最深处,即使被尘封住了很多年,那些东西依然是有光辉的,而且每个人都有。

梁静 · 总制片人、出品人

这部电影立了项后,有两年没有办法推进。没地方拍,四行仓库是真实存在的,在影棚里用绿幕去搭,这不行,它还得炸、还得有各种操作,太难了。等到有了场地,搭建了一年多,演员也基本谈定了,我们以为终于可以开机了,可又遭遇了一次场景的问题。但是我的心特别大,我的理念是:只要能够开始就能够结束,中间遇到问题就去解决,既来之则安之。

最初我们没有成立公司,导演觉得没有一个电影公司敢去做这样的事,敢陪你玩。这之间我们遇到了华谊,也有了自己公司的出现和成长。华谊特别给力,我和导演在整个过程中都抱着一种感恩的心情,就是谁帮过我们都要记得,片子后面列了一个特别长的感谢名单,有些人跟电影可能没有直接的关系,但就是点点滴滴的难,靠大家一起帮忙。

实景地搭在苏州,但是苏州本地的群演根本不够,我们从上海、横店等附近的地方调。路费饭费,还有如果一天拍不完……开始我们也想过用特效的方法减少一下这部分的开支,但导演不同意用“假人”,要五千人就得五千人。好多群演都是特约的,有台词,每天得提前和他们聊戏,后来他们反馈过来说,作为群演也终于感受到了作为一个演员的骄傲,可以主动去创作,我们听了也很感动。我们还提前近两年的时间开始找适合演士兵状态的演员,集中训练。那个年代士兵的状态甚至体态都跟现在都不一样,这些细节都是不能随便的。

我们这次也实践了更为工业化的流程。主创们坚持用IMAX机器,我们说服了整个投资方。有些场次的拍摄需要预埋50公里电线,现场五千人的超大型调度,它需要一个非常强大的导演团队,有十几至二十人,都是精兵强将,都跟过导演许多戏,知道他要什么。当然也是因为导演有一种个人魅力,能够让所有跟着他干活的人有荣誉感。

这是我转幕后的第一个项目,但没想到那么庞大,只能说抱着学习的态度,跟着真正执行的制片人朱文炯学习。前年生日我还在公司哭了一鼻子,谁过着那么好的日子还非得把自己放到这岗位上啊?那个折腾的,哪儿哪儿都顾不上。但我们有电影人的情怀,说小一点,至少让这个行业看到我们的一点态度,我们在尽力推动电影行业,用电影这个载体来传递情感。

王千源 · 饰演羊拐

我跟管虎导演比较熟悉,所以一开始他告诉了我一些角色的大致性格,年轻的那些我演不了,就比较喜欢羊拐,之前没碰到过这样的角色,没那么硬朗的。

一开始他从这个部队到那个部队,慢慢锻炼出了他的“油”,不是油腔滑调,是对生活和生命的“油”,我怎么能保证不死,能存活。老算盘和老铁也“油”,但都不一样,所以只有靠“毒”他才能建立和保全自我:我不能再相信人。

羊拐的眼神开始特别“毒”、特别讨厌和自私,但护完旗之后发生了变化。那些人就围绕着一个破杆子,保什么呢?明白一点点,保的是一种尊严、一种意志、一种荣誉,用血肉之躯。最后在电梯里他和老铁分别时听老铁讲女人,他的眼神就比较柔弱、充满了怀念了。

生活里有那么多美好的事情,我活着的时候从来没好好感受过,他说“真好,下辈子好好尝尝这个滋味”,就是我们今天死了,其实才知道生的可贵。他的眼神变了,心情也变了。以前变成了狼,后来被他们训练得有知性、有人性,慢慢被融化了,可为时已晚,再也回不来了。

在我20多年的职业生涯里,这也是一次独特的、高水准的拍摄,没有一个部门是弱的,都想往更好的地方再迈一步。剧组的认真程度有多可怕你知道吗?我们那个马克西姆机枪,就是我打飞机,从上面打下来那个,是录音师去西班牙和捷克找了真的马克西姆机枪,用36个话筒,在山里“嗒嗒嗒嗒”录出来的。

我们进入拍摄的空间之后,不是以讲戏、对戏为主,而是感受那个气氛就知道该怎么创作了,已经没有在演戏的,就是真诚,所以说我们是最好的演技。大家凑在一起演了一个大群众的戏,里面有个自我态度的问题,你要整体,还是在这个整体里突出?我觉得是一个升华。

张译 · 饰演老算盘

有一回我在云南拍戏,管虎导演到大理来探班,专门在一个风景如画的下午和我谈起这个人物。那时我还没看剧本,对整个人物没有任何规划,但我这么喜欢的一个导演能专程到云南来做一个盛情的邀请,我就答应了。

老算盘这个人物,造型还真不是我的设想。之前我找了很多四行仓库战役相关的纪录片来看,那是比文字资料更行之有效的方式,但纪录片里我也没有看到任何和老算盘形象比较接近的人物,他的言行举止全是未知。

进组后导演和我聊了几次,他的观点让我眼前一亮:首先是长发,精于算计,之前可能是个账房先生或是师爷,所以想给他安排一副眼镜。从这个设定往前推,他会经常用手去转硬币,眼镜可能折了一条腿、用绳子替代,又会留一个绍兴师爷的八字胡等等。

当生活中一时半会儿找不到一个明确的人物作为对比找对象的时候,可能需要从动物身上下手。我们给“老算盘”最后定的是猫,“老算盘”对周围的危机特别敏感,他会在第一时间自保,找一个最安全的地方和方式来存活,这是猫的特性。

我以前演惯了正常的英雄,都是遇到急难险重的任务时,挺身而出或是隐忍到最后、为团队默默付出的人,突然要演这样一个另类的人物,对我来说也是挺大的挑战。战场上不是每个人都能勇往直前把生死置之度外的,有些人用现在的话来说,就是“求生欲很强”。你说老算盘恨不恨日本鬼子?恨。希不希望国家太平过好日子?他当然想。最后他之所以离开这支队伍就是为了活下来,他的性格和逻辑决定了他这样做。

作为演员来说这也是值得一辈子骄傲的事情。谁可以在冬天的晚上在水里泡半个月?有一次我和欧豪泡在水里等下一个镜头的时候,岸上有人放烟花,太冷了,抖得在水里都站不住,我俩就手拉着手仰望星空看烟花的绚丽多彩,然后颤抖着对对方说,此生在水里看烟花的日子也就今天,也就我俩了。

这部戏里我和王千源、姜武的对手戏比较多,承包了整部戏的喜剧元素,应该说,让观众在紧张、压抑和激昂的观影中体会到唯一的一抹轻松愉快。我们三人演戏特别像踢足球,有人充当前锋,有人充当后卫或者中锋,有人守门,就是互相“抬轿子”“给肩膀”,给对方铺一个更往上的台阶。

欧豪 · 饰演端午

端午在四天四夜里经历了一个从男孩变为男人的过程,整个心理变化非常大。他不是一个正规军,属于地方的保安团,他心里认定自己只是个农民的儿子,一直以来的愿望就是去上海见见世面,没想到会被抓去四行仓库里。

他在极短的时间经历了很多,特别残酷,没有人愿意在瞬间被逼着长大。他的内心非常压抑,但我觉得这个角色里面没有表现出阴暗面。他是一个无意中被卷入这场战争的普通农民,他的经历我觉得代表了那个动荡年代里小人物的觉醒和反抗,虽然这个角色没有原型,但他代表了战争中千千万万个奋起抵抗侵略的普通中国青年。

要表现人物的变化,更多要从他的内心出发。拍摄的时候我除了片场就是酒店,基本把自己封闭了起来,不希望有别的事情来影响这个人的状态,很多时候一个人待着莫名就会很低落,但至少在拍摄的四个月里,你必须时刻保持那样的状态,这样才能在镜头前呈现出比较真实的人物感,一个眼神就能表达状态。

我和张译哥拍水底的戏时已经11月底了,苏州已经很冷了,水里那真是刺骨的冷,一度都觉得坚持不下去了,就今天完了明天还要拍,想起来都头皮发麻。后面我觉得完全靠毅力,有时拍着拍着就有群演被送去医院了。而且我们又不想拍一条就上来,那样更麻烦,不如留在那个环境里。有一个长镜头,我记得拍了28条,特别复杂,但终于都克服了。

也没想到导演是个那么细腻的人。他特别保护演员的情绪,比如拍水戏的时候不断来安慰我们,让我们多吃巧克力、多喝姜汤,每天回去还会给我发一条信息,说今天辛苦了。八个月的拍摄,导演的压力够大了,他有那么多的戏、那么多的人、那么多的事去盯,可他还是可以面面俱到。

杜淳 · 饰演谢晋元

管虎导演说,谢晋元这个人是这部戏的“定海神针”,这根针要是垮了,那整部戏的50%就垮了。压力好大。

一开始听说这个戏的时候,我自己跑去找导演,说您让我演什么角色都行,就想有机会参与。导演一开始想把我放到南岸去,我说我要演个兵,结果各种阴差阳错,也是天时地利人和,开机前定了我演谢晋元。

我大部分时间都站在上面,向这400多个战士去传递保家卫国的精神,对他们来说,谢晋元是一个精神领袖。我仔细研究了他的资料,他原本是个读书人,后报考了第四期黄埔军校,参加过北伐战争,然后一直留在上海,还把媳妇孩子送回了老家。他要靠自己的信念去改变那些刚刚进入仓库的士兵。

导演说谢晋元身上有种老鹰的特质,眼睛里永远充满了狠劲。他骑着白马去会见日本军官的那一幕,说“四行仓库是我们的阵地也是我们的坟墓”。我觉得现在很多人是无法理解他的抱负的,包括我。扮演他当然要理解他,但真的要完全“吃透”他也不可能。

在天台的那场戏我们整整拍了15天。技术方面的难度非常大,所有人都要在,上面有日本飞机的俯冲,底下又有南岸的百姓看着我们,需要各方面的配合和极大幅度的情绪调动。那场戏的最后一幕是我在楼顶郑重地敬了一个礼,那是在前面部分完成两个月后补拍的。曹郁老师对光感的要求特别高,之前的太阳在什么位置,两个月后也必须完全相同,所以时间不得不一天天往后推,一直到春节之后才补上,拍完我就杀青了。

这次所有的部门都在帮助演员去塑造角色和故事,最先进的技术都用在了我们身上。我第一次去拍摄基地的时候都惊了,哪有这样干的,直接给盖了一个城出来。从来没见过拍摄团队那么大阵仗,150个人,群演5000人,平时一个电视剧大组也就200来号人。

我觉得这是中国电影往工业化迈出的很大一步。管虎导演以前还开过一个玩笑,说自己是“中国四大最不卖座的文艺片导演之一”,但他一直在坚持自己喜欢的风格。《八佰》没有用传统意义上那些战争爆破去撑场面,他强调不要用花花绿绿的东西,就是记录,把这段历史的状况尽可能真实地还原出来。

魏晨 · 饰演朱胜忠

这次我觉得不是突破,基本上是颠覆了,从进入剧组开始就是一个忘却自我的过程。当然需要一点勇气,但更多的是对这个剧本有兴趣、有感触,勇气才能推动你向前。其实导演之前并不怎么了解我,但他完全相信自己的眼光,这也给了我很多信心。

管虎导演一直给所有人鼓励,不仅是演员,还包括武校的学生和武行的老师,他说“特棒”“特好”我们都高兴,虽然知道有不到位的地方,但信心和信任感都一点点建立起来了。

不算前期培训,我在组里拍了6个月。这次的拍摄完全是沉浸式的,对我这种经验不是很丰富的演员是一种极大的帮助,能更真切地感觉到那种压抑感和即将爆发的状态。你慢慢体会、一点一滴积累起来的感觉,肯定比给你分析得来的更细腻。

电影里我全程说陕西话,那更能代表朱胜忠的情绪、展现他的性格。历史上关于他的材料不算太丰富,但他是一个军人,接到任务就没有质疑,明知不可为而为之,不管打到什么地步都不会认输,一定会战斗到最后一刻。

每个人对电影的期待不一样,我本身就喜欢军事题材的电影,最早片花出来的时候,我就看到许多人一点一点比照历史的照片分析,比如有没有还原那个年代真实的武器,那时是否可能出现投炮弹,甚至细节到入弹的方向、头盔的位置,很严格。所以观众可以看每个人的状态和转变,看这个历史背景下每个人的不同。

张宥浩 · 饰演小七月

我还在拍电视剧的时候看到了《八佰》的组讯,说需要一些会方言的演员做特约群演,我想我会四川话,要不就去接触一下。我记得那是上海电影节,那天还下着雨,导演当时坐下来看了我一会儿,说挺喜欢我的笑,和我说了这个角色,还发了我剧本。当时我私心也想争取一下,看了剧本后还写了篇心得发给导演。这么好的导演,这么好的电影,就觉得我们年轻的演员应该去参与和学习。

定下我演“小七月”时我没想那么多,但进组的时候还挺紧张的。平时一个剧组最多用10盏左右的大灯,但我们那个剧组是1000盏大灯放在现场,你莫名就觉得任何环节都不能掉链子。我们几乎所有人都特别渴望得到特写,但导演每天都在说,你们不要想着我们现在拍的是一个近景而不是特写就怎么了,IMAX巨幕会全部放大。这也是全新的体验和感受。

“小七月”没有原型,他其实代表了导演对这场战争的一些想法。他本来就是个放牛的孩子,因为战争颠沛流离,迫不得已投身军队,他的家庭、身边所有美好的东西都被破坏掉了,所以他就是痛恨日本鬼子。戏里他只有16岁,非常单纯,第一场拍完导演说这就应该是七月,我想他选择我也是因为我身上的某些特点,所以不需要刻意去演。

在剧组的时候,我收工后常常不走,我得偷点活儿、取点经,看张译哥、千源哥、武哥他们表演,完全是我想象不到的东西,比如一场戏来三遍,通过一顶帽子完全不同的细节处理就能凸显人物的心理。我最终的一场戏是小七月死的那场,我从来没有演过死,况且那种死法很悲壮,生理上我不知道该怎么表现。我有个技能,能快速地让自己心脏跳得比较快,然后逼自己生硬地干呕、咳嗽这些,帮助身体唤醒一些感觉。

这是我拍得最久、N机最多的一天,直到导演拿到他想要的那一条。导演给了我巨大的信任感和空间,特别宝贵,他让演员更相信自己,反映出很多自己都意料不到的东西。

唐艺昕 · 饰演杨惠敏

管虎导演找我聊杨惠敏这个角色的时候,说觉得我是那个年代的脸。我读了杨惠敏的传记,发现她其实当时年纪非常小,才十几岁,是童子军,拍摄的时候我想,她当时在枪林弹雨的背景下一个人游过苏州河,一定拥有超过常人的勇气,内心非常强大。

刚开始拍的时候,我疑惑过,天天打仗,杨惠敏还笑得出来吗?导演和我说,当你每天处在一个打仗的环境里,你不会觉得战争有多可怕,它就是个平常的事情。所以当杨惠敏到达四行仓库的时候,她不是愁眉苦脸的样子,而是好像一束阳光照进地狱,她是给那里的人带去希望的,所以还可以笑着和战士们说话。而且对她来说,谢晋元就是一个偶像,所以看到谢晋元的时候她眼睛是发光的。

每一场戏都拍得挺难忘的,但最深刻的是在拍南岸部分的时候,基本都是夜戏,还都是大场面,连着一个多月日夜颠倒。南岸表现的是普通人的百态,每一场戏都是成百上千的群众演员,又都用了流动的长镜头,会扫到每个人的脸,一点都不能出错。

我们这个戏当时就流传着一句话,“找群众演员就去找演过《八佰》的”,每个人都被调教过,都被锻炼出来了。拍南岸的时候其实北岸带不到,但导演为了让我们有真实的反应,让对面至少四百来个士兵也照常演一遍,枪也照打,所以我们不需要靠想象去演,我们都真实地活在那个年代里。

李九霄 · 饰演刀子

看剧本的时候我就哭了,刀子这个角色太能打动我了。我是重庆人,还问了下姥爷那辈以前的事情,他们说重庆是“袍哥文化”,和“刀子”隶属的青帮一脉相承。虽然他们被人叫“地痞流氓”,但重情重义,真出事的时候是拿得出手的。我还去查了一下民国二十六年时上海“三等人”的分类,刀子是二等人,处事之道是“钱财用得完,交情吃不光”。

我和导演建议,能不能让刀子削苹果?试装的时候有个弹簧刀的道具,我觉得刀子平时不会轻易把这个刀“啪”弹出来吓人,但他是个管事儿的,一整条街,什么都得摁着大家按部就班,估计没什么时间吃饭,但苹果可以随身带啊,削苹果的形态也会让他更生动。

南岸歌舞升平,我白天晚上都在那个街上溜达,我就想刀子每天会干吗,特别是他不忙的时候会去哪里?他管着赌场,自己可能也会去玩两把,也可能平时人见多了,就单独靠在桥边,抽根烟,擦擦枪。这完全是在现场感受出来的,我第一天的戏是个大夜,下雨,北岸的人涌过来避灾,我都没看到摄像机在哪儿,那景象是你在房间里闭着眼睛怎么都想不出来的。各国的人,各种动物,乌泱乌泱的,在那儿你已经不用去想演什么了,我站在那儿就是他。

刀子跑过桥的那段特别振奋人心,一个抱拳,报了名号,刀往桌上一插就去了。他当时应该处在一个非常亢奋的状态,我查了一下,用生理方法去调动这种状态的小方法就是不吃东西,因为胃空着的时候肾上腺素会提高,但同时你会没有能量。正式拍的时候我就开始一瓶瓶吹红牛,整个人就像一颗子弹,随时可以冲破一面墙,我觉得那就对了。那场拍完后躺床上,整个人都是瘫的、晕的。

李晨 · 饰演山东兵

我的角色定得特别早,一开始就是“山东兵”。中间因为场景的关系重新等了一年,剧组里还是有几个人一直在等导演开机的,但剩下的演员因为档期等原因大都重新调整了,我还在。

我演过军人,但拿到剧本后,我还是给人物加了一些比较特殊的、属于他自己的东西。每次拍戏我都会写人物小传,剧本里他算逃兵,我就把他逃的原因补充了:他的家人在东北,因为不抵抗就被杀了。所以别人最多是作战,他心里想的还有复仇,杀一个是一个,杀两个赚一个,是这种心态。

中间那场皮影戏我学了两个月,得自己耍。学的时候是双手,实际拍的时候要用单手,挺难的。每条拍完后所有人都盯着监视器找问题,每个人都要在状态里。拍的条数特别多,至少10条以上,你情绪还得顶着,体力和状态都要饱满。

最难忘的是撤桥的过程,当时苏州下了几十年不遇的大雪,拍几天它下了几天,剧组准备的下雪机都没用。历史上真实撤桥的时候上海也下雪了,那天一到现场我就给梁静发了个消息,我说真的老天帮忙,觉得挺感动的。

俞灏明 · 饰演上官志标

《八佰》之前,我和管虎导演在电视剧《外滩钟声》合作过一次,我很崇拜他的能力,所以知道这个项目后,就很希望参与其中,我向导演自荐,后来就成了上官志标。

这部电影里没有人是绝对的主角,真正的主角是那股民族的气势。我们要考虑的是如何去贴近那个年代,不需要任何修饰,也不需要太多的塑造。我们几乎没人有过IMAX机器的拍摄经验,导演给我们的意见是,千万不要尝试去“演”,千万不要去过多表现,包括我们的表情,要尽量精简和到位,他希望所有的动作和感觉都是融在身体里的,是自然而然发生的。

除非是特别“文”的一些戏,我们能够有镜头的切换,拍摄战争戏的时候,许多镜头都要求一镜到底,表演要一气呵成,我们的走位、什么时候做什么事情都必须非常精准,每个人都会要求自己更加严谨。记得有一次导演夸了我,有一个背身的镜头,只是要让镜头带到另一段画面去,导演说我在这样一个什么都不做的长镜头里补充了很多信息,支撑起了它。

上官志标这个人物没有太多前因后果的交代,也不需要,他是一个副官,辅助团座,所以更多是在戏剧结构里完成他人物关系的使命。但他首先是一个军人,举手投足和说话的方式都要符合那个时代的感觉,我觉得他在武将的能力之外有文人的气质,相对文质彬彬一些。

导演允许我们先尽可能地自我发挥,他对每一个角色会有一个想象,当演员呈现出来的感觉有比较大偏差的时候才会和我们探讨,更多时候他和我们交流的都是表演上的细节。拍每一部戏的时候我其实都会感觉到自己在表演上的不足,我惯用的方法和习惯并不一定适用于每一个陌生的角色,所以对自我和人生要有更深入的了解,才能够在角色身上呈现有说服力的细节,而不是被局限在某一个表面的层面上。

监制/沙小荔

特邀摄影/尹超

策划/王晓白

形象/于昆

采访、撰文/李冰清

统筹/Celeste Ren

制片/雪丹、蒋紫薇

视频导演/iGUFILM_GUGU

视频摄影/冬瓜皮

时装统筹/栩栩、包子

设计/匡安安

特别声明:以上内容(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)为自媒体平台“网易号”用户上传并发布,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。

(责任编辑:侯瑞亮_NBJ9752)

a7v7.cn

d6u3.cn

d3l7.cn

c5c3.cn

cvyn.cn

cvpw.cn

b3f7.cn

bvew.cn

bqvt.cn

cfqo.cn

a1q2.cn

cvxm.cn

c9z6.cn

a8d7.cn

bvoq.cn

dcvn.cn

a1o5.cn

d1w9.cn

d2a3.cn

dacv.cn

b1o3.cn

bvas.cn

b6i3.cn

cyve.cn

ciql.cn

bqho.cn

crku.cn

d5u8.cn

a6w1.cn

corh.cn

bviq.cn

cyeh.cn

a8a7.cn

bevh.cn

covs.cn

c9k7.cn

buxs.cn

bujd.cn

bivl.cn

bvpl.cn

cvzr.cn

bvej.cn

c9l1.cn

bkvl.cn

b9b6.cn

c8y6.cn

cmoq.cn

a8e3.cn

dbvh.cn

cvjg.cn

a6x5.cn

cumj.cn

d1i2.cn

buwq.cn

a7c6.cn

cmvx.cn

bvix.cn

busg.cn

bqhu.cn

cufn.cn

a7c2.cn

c1a8.cn

b8d8.cn

dbxe.cn

cruq.cn

a7p9.cn

d5r3.cn

azye.cn

bxri.cn

cofd.cn

cfyu.cn

b8i6.cn

cuez.cn

cgvf.cn

blvi.cn

d3n6.cn

c7a2.cn

cotd.cn

b1r9.cn

c1l1.cn